[九廣揭露] 訪問香港前華籍英軍 (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orps)

下載本集音檔


主持:徐永亮、甄子程
嘉賓:前華籍英軍Sam 及 Panda
剪接:Bonnie Tang
撰文:徐永亮
監製:Steven Kwok
節目總監:甄子程
特別鳴謝:照片由受訪者Sam 提供

 

由於工作關係,有幸認識到兩位曾經在香港軍事服務團(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rops,亦即是俗稱華籍英軍)服役過的軍人Sam 及Panda。

那些年,曾經在香港境內掛過的「皇冠頭」

 

入伍
筆 者出生於八十年代末,同樣是香港人最回味、響往的年代。因為當年經濟欣欣向榮,人人餐餐「魚翅撈飯」,還有整個時代都充滿朝氣,人人也有向上的機會。而成 為軍人,似乎並不是一個有「錢」途的選擇。Sam 和Panda 同樣在八十年代加入軍隊,他們並不是像英雄片般希望能保家衛國,更多的原因是出於好奇,因為他們連當兵是什麼也不太清楚。「當初是公司同事告訴我軍部將會 募兵,我當時只覺得這個職業很有趣。我在心底中問了自己一個問題:『Why Not?』考慮不消一會,我就填表申請了。」廿歲出頭的小伙子,天不怕、地不怕,既然有機會,每一個也不會放棄,Sam 也不例外。而Panda 在中學時熱愛運動,只希望在畢業後能夠找一份工作可以一邊賺錢,一邊做運動,第一志願當然是投考紀律部隊。「我朋友通知我可以應徵做兵。我當時就拒絕他 『我一定不去製冰工廠工作』,因為我不想做工人。」Panda 最後才知道,做兵是要入軍隊,投考駐港英軍。
80年代,艦馬艦依舊未填海,Sam 就在這裡加入成了華籍英軍


 


 兩
人都在同期報考服役,命運就將他們兩人連在一起,成為出生入死的好戰友。「當年我們需要在添馬艦報到,我記得當年Panda 是穿著一件牛仔褸。」80年代的添馬艦,是駐港英軍三軍總部,每一位初來新兵,都要到那裡報到。「當時的添馬艦尚未進行填海工程,仍然是海軍船塢。而我們 在這裡集好後,就會乘搭接駁船往昂船州。」那時的昂船州仍是海島,只有從添馬艦軍事基地駛出的船隻才可以直航駛進去。自港英時代起,昂船州一直都是軍事禁 地,即使鄰近市區,但仍是閒人免進。「在九十年代,因為興建往新機場的高速公路,昂船州附近正進行大型的填海工程。有一夜,我在昂船州當夜更,我親眼目睹 泥頭土車把最後一車沙石傾倒進海水中,昂船州就永遠的和九龍半島連接在一起。」蒼海變成桑田,也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


 

嘗試
由 於兩人在入伍之前都有不同職業取向,Sam 希望能夠在不同領域中多作嘗試,實踐他的「why not」精神。「甫成為軍人,我需要在總部中服役,從事文職的工作。過後,我一直在陸軍醫院裡工作。Sam曾經成為隊中軍醫,連同七十多位同袍,一同在汶 萊參與軍隊野外求生訓練。」即使要肩負起整團人員的健康性命,Sam也從容不迫,因為他相信戰友們,更相信自己受訓過後,有能力接受種種挑戰。「然後,我 就加入到軍隊跳傘中心。在退伍之前,我就在憲兵部隊(Royal Military Police)中服役。」Sam 在訪問後,他拿了當時在各個部隊中服務的照片,每一張也是歷史記印。有未填海時的添馬艦總部、有石崗機場、有Sam在英國憲兵總部畢業的全班合照、亦有在 1996年回歸前夕,Sam乘搭直升機跳傘並在維園降落的剪報,既是精彩表演,亦是光榮告別。


陸軍醫院的泊車證明
當年Sam曾在軍隊跳傘中心裡服役,經常會乘搭直升機跳傘


傘兵空中一刻


Sam 在傘兵部隊的同僚

 

《去年煙花特別多》說起:
由陳果導演執導的《去年煙花特別多》,講述一班在「九七大限」被時代遺棄的華籍英軍,因為未能適應商業運作及社會變化,又沒有得到港英、英國兩府的適當賠償。為生計、為報仇、為爭口氣,一班負責保家衛國的軍人終走上歧途去械劫銀行。

在港英時代,帆船是香港象徵;回歸後取而代之是香港「飛龍」圖案

 

即 使戲中主角和兩位受訪者是同一背景,但他們想法是南轅北轍。「陳果導演曾經說過,戲中幾位英軍,高矮肥瘦都有,他們都只是普通人。即使1997年香港回 歸,駐港英軍即將解散,我會視作為一個時代的終結。我不會只重視最終我能夠得到什麼,我不會把得不到的事情搶回來,反之我更重視的是軍旅生活的練訓過程與 及學習到的技能,那些對我更有價值。」在軍隊之中,無論在炮兵團隊或是傘兵部隊,Method of Instruction (MOI) 都是形影不離。它確定每一位新兵,都會知道將會學到什麼、學到技能有何用途、並且要靈活運用,最終要能教導晚輩,做到知識承傳。到了今天,這個方法同樣令 Sam 終生受用。

 

Panda 就認為,香港這個小城市,在地圖上本應佔不到一點的位置。百多年香港從小漁港演變成「紐倫港」,是靠著很多輩香港人的努力、汗水去打拚回來。「軍隊內最重 視成效和效率(Effectiveness and efficiency),政府亦然。香港人從不用政府的幫助,從古到今往往都是乘風破浪,帶領市場潮流,要是事情是有果效、有成績,自自然然會得到資源和 幫助……香港不是北歐國家,也不是瑞士,我們一直都是自給自足,靠自己的一雙手,香港人是一群相當特別的族群。」


由 於基本法列明,香港的防務屬於中央政府管理,香港人已經不能自薦從軍入伍。Sam 和Panda 是當時選擇了時代,在殖民地的最後歲月選擇軍旅生活。至於時代是否選擇他們,並不是他們最關注的問題。「那時候我作為軍營中的體能教官,我經常和新入伍的 年青人說,做得軍人,就要『食得咸魚就要抵得渴』,條路係你地自己揀。」即使時間能夠逆轉,Sam 和Panda 也毫不猶豫地穿上軍服,做一個雄糾糾的軍人。

 
 
皇家英軍標準裝備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徐永亮
《圖文共賞》-大學修讀科學,畢業才發現自己最愛的原是拍照、寫作及Internet。除了在Internet中,你也許能在香港的單車徑、馬拉松跑道上、或者是西貢的青山綠水中找到我! twitter 專頁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