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位行醫接近五十年的兒科醫生閒談中,在他的案頭發現手寫「不夠寬容」四個字的橫幅便條,當下印象深刻,後來把這四個字送給自己反思一下!因為最近忙於新計劃又碰上難纏的人,經常沉不著氣發難,對自己對關心你的人也難受,看到「不夠寬容」真有當頭棒喝的醒覺,對方難纏是否因為自己的執著而造成?如果寬容一點,可以行的路可能多了。

不過執著是年月累積而成,否則他的成就可能不一樣。問題是何謂執著?在那裡應該放下?另外,亦有人覺得容會造成縱容,這個教訓我也體驗過,最後所有人都是輸家。要在寬容與縱容之間畫出一條清晰的界線不容易,或者對事寬容對人執著,還是對事執著對人寬容?在自己現在的水平是搞不清楚!

又可能我們放棄用「對與錯」去判斷人與事,善待自己寬待別人可能會開心點!電影「激戰」裡的一句對白,「到這種年齡,做什麼已經不需要別人明白!」對我是金句。人生的目的不是追逐「對與錯」,而是自己能否找到一個自己想要的理想而又有一班擁有共同理想而為的人。

人生還要面對很多「得與失」的事情,對人生的際遇要寬容點,每個人都是由零開始,最終也是歸零!

 

Credit

編輯:陳糖/Eva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Patrick Sir
《半百人生》-如果用活到這個年頭介紹自己會好維園亞伯,用人到中年又很「佬」,用關關難過關關過來形容現況貼切不過!有著老練的語言技巧、所謂成熟的思考模式加上日積月累的人脈,不過這些東西只會令自己慢下來,變得計算變得保守;可幸自己還會說激情的語言、放下自己去理解別人及用坦率去交朋結友,反而這些東西令自己快起來,變得爽快變得大膽。 我的過去不重要,重要是我將來想要是一個怎樣的人生!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