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過去在專欄中都提到『皮紋分析』能助家長了解孩子的先天特質,那究竟『皮紋分析』的學術背景是什麼?其實『皮紋分析』來自《皮紋學》中對手指紋與大腦神經元於胚胎成長時,由遺傳基因指令分佈期間留下來的軌跡,故能反映一個人的思考。由於《皮紋學》之父,Prof. Harold Cummins是一位微觀解剖學家,所以對胚胎成長過程的變化特別有興趣,綜合由十七世紀到二十世紀的研究與觀察,終在1926年的美國解剖學家年會中正式把《皮紋學》訂為科學研究。

在Prof. Cummins於1943年的著作《Finger Prints, Palms and Soles》一書中 (後來該書被譽為《皮紋學聖典》),他引述很多生物學家的觀察,把指紋鑑別作出了三大基礎常識,為使讀者對皮紋分析的基本常識有正確認知,以下筆者把原文一字不少的引用:

a) Individual epidermal ridges are so highly variable that their characteristics, even in a small area of a finger, palm or sole, are not duplicated either in another region or in a different individual.
b) The configurations and details of individual ridges are permanent and unchanging.
c) The configuration types are individually variable, but they vary within limits which allow for systematic classification.

(讀者如想取得原文,歡迎聯絡!)

引用此段文章的主因是讓讀者明白,『皮紋分析』的結果與大腦神經元分佈有著重要的共同點,就是以上基礎常識中的第二點,是永久不會改變的。這與人類生理發展有關,大腦就是像電腦,若不作改裝,結構從出廠當刻便不會改變,但安裝不同應用軟件是用家決定,改變電腦的應用並不能改變其基本結構。因此,人腦有著學習的彈性,卻不會因一般學習而改變神經元的分佈。所以能了解個別結構產生的特性,便能做到「因材施教」!原理就像醫生了解藥物之餘,更要了解病人狀況才能「對症下藥」,不能只了解其中一方。

正因結構是不變的,『皮紋分析』也只需做一次。最近筆者從其中一對父母口中聽到坊間有自稱皮紋分析師的人對他們說,『皮紋分析』需要隔數月再做一次,好讓她看到她銷售的那教具的好處,在她的分享中說教具只用數月,孩子的神經元便從155億上升至190億!

看到這裏,筆者真的傻了眼,這”分析員”為了銷售而誇誇其談筆者還能體諒,可是扭曲科學基礎來達到目的卻是欺騙行為,這不單反映了她的貪婪,更突顯了她的無知。其實任何人只要略作思考便能想通,『皮紋分析』是透過指紋特性來計算出來的個人結果,而指紋是終生不變本來就是常識,從不變的結構計算出不同的結果根本站不住腳。

筆者作為亞洲區唯一被英國國家學術認可的機構,在此嚴正聲明任何曾有以上訛稱的人都不會被認可,讀者如有興趣獲取有關資訊,歡迎與筆者聯絡。

Reference:
Harold Cummins and Charles Midlo, FINGER PRINTS, PALMS AND SOLES, An Introduction to Dermatoglyphics, P. 19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Mark Lee
《「點指」教仔咁簡單》-獲獎權威皮紋分析專家Mark Lee,2004年創立香港第一所『皮紋分析』中心--Dr. Fingerprint,以「了解孩子先天特質」助家長走出親子教育的困局。越萬家庭、名人及專家熱烈推薦;過佰所幼稚園、小學邀請 Mark Lee 作全港巡迴演講。留意專欄,Mark同您分享教仔方案,其實就係「點指」咁簡單!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