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時份,我和兩位朋友在朋友家中飲飽食醉,又到甜品店繼續敍舊。 說是敍舊,因為其中一位朋友Eason真的很久沒有聯絡,他是雜誌攝影師,平常都很忙,可是這並非我們少見面的主因。我們刻意疏遠,是因為他的女友Erica太纏人。

他們交往了短短數月就同居了,惡夢正式開始。一旦我們相約晚飯,只要飯腳中有任何異性,即使熟絡如我已相識超過十年也好,Erica也會鬧情緒,他怕麻煩就不免有時會說謊。Eason好不容易出來飯聚,Erica也有本事在電話裡把他纏個沒完,十一點未夠,她已經不停打電話來催回家,要是他不聽電話,我們的手機就會輪流響過不停,每次看見是她的來電,我們都如臨大敵。

Eason為了爭取自由,不知跟她吵了多少架。為免傷和氣,加上不喜歡被她騷擾,我們自動自覺放棄了他。

也許他鬱悶了太久,這晚主動約我們出來,力數女友不是。

「我快要瘋了!每天她都問我今晚吃不吃晚飯,要是我不跟她吃飯,她就會問我跟誰吃那裡吃為甚麼要這天吃,比我媽還要煩!」Eason借著少許醉意開始發洩︰「她真的很無聊,每日指定睡前要講我愛你,每天午膳打來問我有沒有掛念她,跟誰在吃飯…煩死了!」

從前的我,一定會猛力點頭附和他。她曾經離譜得代Eason回覆我的短訊推掉約會,又試過借口說遺失了對話內容,要求我把我們的對話記錄發回給他。我得悉她的惡作劇後不禁哇哇大叫,叫Eason快點甩掉她。

Eason常常把分手掛在嘴邊,我們卻從未見過他們真的分開。對著我們,他是一個頂天立地堂堂大男人說一不二,回到家想要振夫綱,遇著Erica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舊戲碼,他又逃不掉。

「你都投訴了多少年?算吧,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們是借耳朵給你當樹洞罷。」另一位朋友Elaine都放棄勸告。

「要是你毫不重要,她也懶得管你。」我斬釘截鐵地說︰「她喜歡對你鬧情緒,喜歡你賣力哄回她;其實你也喜歡她纏著你,喜歡她在乎你。你們都很享受對方著緊自己的感覺。」

「最恨不得我和Erica分手的人,竟然會為她說話。」Eason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我一直不看好他們的戀情,現在卻轉變態度,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現在的我,或許比較理解你們的感受吧。」我咬了一口心太軟,淡然地道。

當一個女人愛上你的時候,她的心就跟著你飄,每一秒都會想著你,每件事都想起你。她不斷的查勤,也是因為掛念。我對Albert也是一樣,每天對他說一聲掛念,希望換來他甜蜜回應,每天問他在做甚麼,其實真的很無聊,但女人就是情不自禁,無時無刻都想大叫很想念你。

我們現在既不吵架,也不糾纏了。望著Eason和Erica這一對,我突然有點羡慕,吵吵鬧鬧來過日子也許不輕易,不過,如果可以不經不覺吵到白頭,我也想跟Albert這樣吵一輩子的架。可是,我已經不想掛念他,也失去跟他吵架的力氣了。

「可是,我真夠累了…」Eason一臉委屈。

「最累人的不是她的糾纏,是你受不起她的深情。如果你不夠愛她,就別拖累她了。」又一次的語出驚人,他們目瞪口呆地望著我。

「這招真高,轉個彎還是繼續叫Eason分手。」Elaine哈哈大笑圓場。

世事無完美。想吃甜,就要受得起膩;想要平淡的幸福,就要受得起那無盡煩瑣的糾纏。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