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的諾貝爾獎得主,除了香港的光纖之父高錕之外,同年的另一個物理學獎是由兩位研發電荷耦合元件(Charge-coupled device)的科學家所獲得,簡單來說,電荷耦合元件便是數碼相機內的電子菲林,用以捕捉影象,而其基本運作理論是當光線投射在電荷耦合元件之上,它便會根據光的亮度而產生不同的電壓,所以在一塊電子菲林之上,便有數之千萬計這樣的元件,只要讀取電子菲林上所有元件的電壓,便可以得出影象。

以上的做法只可以得出黑白相片,對於彩色相片,便要將電子菲林上的每一點再細分為四小點(即每點有四個電荷耦合元件),在這四小點之上,一點放上紅色濾鏡(只讓光線中的紅色部分經過),一點放上藍色濾鏡,而兩點放上綠色濾鏡(研究指出,這是因人類對綠色較敏銳),這樣,便可以量度出光線中紅、綠、藍這三原色的亮度。

電荷耦合元件或電子菲林的運作原理,給筆者的啟示是,如果我們對某一件事只以整體或宏觀來看,我們所看到的,是所有因素互相影響之下的後果,就好像單一電荷耦合元件只要得出黑白相片一般,如果我們要更仔細、更全面的去認識某一件事,我們便得好像四分之後再加上紅綠藍濾鏡之後的電子菲林一般,先以某一角度看這件事,其他的因素都不要去理會,就好像加上了某一濾鏡將其他原色除去一般,之後,再換另一個角度去看這件事,就好像另一小點加了另一濾鏡一般。這樣做法可以讓我們在某一時間理性地以單一角度去思考問題,之後再從另一些角度去思考,經過了這個過程,我們便可以得出一個很理性和客觀的分析和理解了。

再想深一層,這不是什麼新的思考模式,其實便是由法國心理學家,愛德華·德·波諾(Edward de Bono),於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所提出的「六頂思考帽子」(Six Thinking Hats),這種思考模式,便是在思考某一問題時,在某一刻只戴某一頂帽,而不同顏色的帽子便代表不同的思考角度或方法。由此看來,常言道說某人「戴了有色眼鏡」,意思即是對某事物帶有偏見,其實並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最重要的是,我們在思考問題時,不能只帶單一「有色眼鏡」,而是要不斷更換戴著不同的有色眼鏡去思考問題,我們才能對某事物得出更全面的分析、認識和理解了。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Herbert
資訊科技界資深工作者,學生時代受蘋果二代所啟蒙,沉迷電腦科技,尤其是軟件編程,大學時代主修計算機科學,最後以獲得哲學博士作完美終結。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二十年,對資訊科技界充滿憧憬和好奇,至今仍在追趕各項電腦新知,盼望能以資訊科技知識,令這個世界更美好。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