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輕得連風都吹得動的一小包西洋菜,竟然在超市賣50元,原來是紐西蘭坐飛機運來的溫室蔬菜。

幸好在本地農墟已有本地有機蔬菜供應,每星期日在香港天星碼頭的樂活廣場,大埔的農墟和大埔鄉事會的天光墟都是購買本地有機蔬菜的好地方。隨著愈來愈多人注意食物的安全衛生,有機食物的需求日增。

跟本地的農民說要幫助他們進行有機耕種原來是個笑話。新界村民,一直以來代代相傳,都是有機耕種,天下無新事,「有機」是外國來的名詞,原來問題的根源都是來自外國。

我很小的時候,常聽家人和村民說起農務,「今年的蟲害沒那麼利害」、「雨水今年不錯,收成應該會好吧」、「兒子大了可以幫忙翻土,施肥令土地肥沃一些」。

最記得的是一種叫「紅頭拾」的害蟲,先來幾隻探路似的,然後便空群而來,傾刻間便吃掉農田裡的大半收成,農夫一家只有哭的份兒。有一個村民的方法,就是把「紅頭拾」的先頭部隊打死,把牠們的屍體吊起來示眾,其他的「紅頭拾」就會跑掉,不會來洗劫那個地帶,真的奇怪。

後來,家人和鄉民傳來一陣喜訊似的,「他們說只要噴一些什麼水,害蟲就會死光了」,「以後都不用儲大小便施肥了,他們說買一包東西倒進田裡,收成就大得多了」,「那位先生真利害,下一點兒液體,就殺光一大片野草了」。

村民哪來化學博士學位,那知道這就是把一直以來的「有機耕種」變成「化學耕種」,影響健康、破壞生態環境的方法呢?

近年來的毒菜,染料蘇丹紅,孔雀石綠毒魚,毒蝦都是化學物惹的禍。

回歸自然農法,珍惜尊重本地種植,重拾本地傳統,重用有機方法才有希望。

「鴨稻米」就是中國農業的大智慧,不但被日本學習採用,更被聯合國認定為文化遺產。在稻田裡的鴨子吃掉水中的蟲子,鴨子的排泄物又回歸田地成為肥料,而且水田中的魚子長得又肥又大,為農民提供了一項副食品和額外收入。田地經收割後,泥土可以用來當果樹的肥料。這是一個循環自強,可持續發展的農業方法,沒有化學方法般急功近利,而且對大自然毫無副作用。

以自然的方法,順應萬物的特別功能,互助互利,原來「可持續生活」,人們一早已經找到。

 

(圖片來源:互聯網)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邱榮光博士
《蝴蝶效應》-邱榮光博士由發電廠人員轉為環保推動者,以上實際的行動,建立環保社區的先導工作,從而推動政府成立政策。更成立5個環境教育中心,達致環保社區的蝴蝶效應。創立 環保協進會 (前 大埔環保會) 委員會 平和基金諮詢委員會主席 城市規劃委員會委員 香港環境諮詢委員會委員 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委員 新界鄉議局主任委員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諮詢會 大埔環保會總監 大埔區議員 ...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