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電腦所處理的運算愈來愈複雜,單一電腦的運算能力不足處理所有數據時,一個順理成章的做法便是運用多於一部電腦來處理數據。由於多於一部電腦同時運作,必定要選擇其中一部電腦作為領䄂或協調者,分配工作給其他電腦並將由其他電腦收到的運作結果歸納成最終結果。近年有另一個類似的處境是一些無線流動設備走在一起組成一個臨時的網絡,必須在這些流動設備當中選舉一個領䄂來協調所有流動設備。

 

這些電腦或流動設備走在一起協作,原先沒有一部被設定為領䄂,對於流動設備的臨時網絡,流動設備可以隨時加入或離開,更不可能預先設定哪一部流動設備為領䄂。電腦專家便設計出如何在眾多電腦或流動設備中選出領䄂。其中一個名為Bully Algorithm的算法(Algorithm)便是:

 

每一參與的個體有一號碼。如果其中一個個體發現沒有領䄂或現時的領䄂不再出現,

它便向其他有較高號碼的個體詢問它們是否領䄂,期望它們還存在並會回覆「我存在」。

如果沒有任何較高號碼的個體回覆,它本身便成為領䄂,並通知其他個體。

如果它收到一個較高號碼個體的詢問,它便會等候一段短時間,期望收到較高號碼個體宣佈自己為領䄂。如果過時還沒有收到宣佈,它便會向其他個體詢問誰是領䄂。

如果它收到一個較低號碼個體的詢問,它便會回覆「我存在」並開始向其他較高號碼個體詢問它們是否領䄂。

以上的算法,看似複雜,但是把以上算法應用在生活上,例如機構內的上司下屬或人際間的強弱者,便很容易理解。

某(職員/人)向(上司/較自己強者)詢問誰是領䄂,期望他們當中有人回應「我在」。

如果沒有(上司/較自己強者)回應,這(職員/人)便是領䄂,並向其(職員/人)宣報自己為領䄂。

如果這(職員/人)收到(上司/較自己強者)的詢問是否領䄂,不要回應,稍等並期望(上司/較自己強者)回覆他是領䄂。如果等候多時還沒有聽到(上司/較自己強者)回覆是領䄂,這(職員/人)便開始詢問誰是領䄂。

如果這(職員/人)收到(下屬/較自己弱者)詢問是否領䄂,回覆「我在」,並問始向(上司/較自己強者)詢問他們是否領䄂。

簡單來說,便是每個個體或人都會以某方面定高低,跟著根據以上機制,最終最強的那一個便會被選出來作為領䄂。今想深一層,為什麼以上這麼簡單的做法不能在現實上應用,例如要在社會中找出最傑出的人作為領䄂,原因是當人數多時,詢問和回覆需時而不能在短時間內找出領䄂,只能預先設定限時來找;另外,人的素質大都不能簡單比較,所以定義強者或弱者並不容易;最重要的原因是人是主觀和有私心的,更有些人根本不想做領䄂,不肯或不會依以上機制去做。

 

原來在社會中找領䄂,殊不容易。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