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總公司上培訓。總公司座落中環的甲級商廈裡,對面是一所律師樓,出入的律師個個都看來英氣不凡,令一眾女同事在步出寫字樓之前補妝的補妝,灑香水的灑香水;被華麗的行政套裝包裹著的,都是一顆顆寂寞芳心。

剛剛回復單身的我,更使勁打扮漂亮,盡情地笑,放任地跟其他女同事一起看男生。有人說,越難過越要笑,用表情肌肉騙過大腦,心情自然會好過點。

在總公司的最後一天,我在電梯大堂遇上了他,一個貌似藝人林峯的帥哥主動跟我寒暄。當他知道我偶爾才會過來時,表現失望。

「我還以為多了一位漂亮鄰居。」我們在互相對望的一刻,像極了童話故事裡的王子邂逅公主。臨別前,他拿出名片來跟我交換︰「我叫Dryden。」

然後數天之後的今天,我們在中環某間有機素食餐廳午膳。

在充滿格調的餐廳,吃著可口美味的素菜,一切都十分完美。他會細心的替我開門拉椅子,主動點菜,恰當地打開話題,偶爾展露一下迷人笑容。理智告訴我,這個男人是情場高手,他沒有甚麼甜言蜜語,只是讓妳自然放下戒備;沒有防衛的女人都是低能兒,最容易哄騙。

「對了,」他的笑容教人難以抵抗︰「妳不是說過也愛品嚐紅酒嗎?我家裡有支不錯的紅酒,有興趣試試嗎?」

這句話的暗示再清楚不過。我想了一會,給他一個充滿歉意的苦笑︰「抱歉,晚上都比較忙。」

「晚上要陪男友?」他試探著問。

「我沒男友。」

他聽到這一句,立刻換上一種認真的語氣說︰「像妳這樣優秀的女生,怎可能沒有男友?」

「我是剛分手的,不過…」我換上一個狡滑的笑臉︰「像你這樣優秀的男人,我才不會天真地以為你沒有女友。」

他沒有半秒的猶豫,展露出輕鬆一笑。

「妳是一個很有趣的女人,我喜歡。」他說「有趣」,就像我是一件有挑戰性的玩具。他突然坦白︰「我認為只要喜歡,就可以一起。兩個人最重要是開心,其他都是次要。不是嗎?」

「這麼多女人圍著你轉,你當然開心。但她們真的開心?」我大膽假設。

「Look,」他想要我認真聽接著的偉論︰「無論我有多少個女友,也無損我們獨處時的快樂,妳一樣感受到我的愛和呵護。」

我突然回想他剛坐下來的時候,說自己甚麼也會吃的,現在望著他隨意點的菜,可能吃過以後就連名字也不知道,我不禁搖頭一笑。

「我承認自己花心,可是從不騙人。女人最需要的,我都有能力給予。」他充滿自信。

「我需要的,你無法給予。」

「女人常說的安全感,真的能保障愛情一生不變嗎?」他擺出一副洞悉一切的笑臉,以為我是想說他沒有安全感,預先反駁。

「的確不可以。」我用十分認真的態度回應︰「其實女人最需要的,是男人願意為她堅持的勇氣。」

我寧願一輩子單身,也不會接受男人任何理由的花心;他寧願一輩子單身,也不想被一個女人終身監禁。萬人迷的愛情,我不懂。
<br

Credits :

圖片由作者提供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