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才會成功 !?  S

自小我一直認為能賺錢就是自立的第一步,也是邁向成功的基本。但是經歷很多事情後,我才發現金錢並不是一切,因為生命中還有很多東西是金錢不能買到的,亦不能換來成功及尊重。現在我雖還未稱得上十分富有, 但我自信的認為自己是一位成功的、自立的青年人。

由十三歲開始便想自立及「上位」,我曾參與製毒、賣白粉、做聯絡人、收數、幫手打架、打爛私家車及刑事毀壞等,以上都是有酬勞的。其間我亦有擔當其他工作,包括茶餐廳、搬運等, 當時的確能夠有豐厚的收入, 但無論自己及身邊的人卻不見得很快樂。直至我因事被捕, 當時我感受到很強烈的無能感, 感覺自己是一位失敗者。然而我未有放棄, 為了得到法官的信任和決心改過, 我報讀了健身教練課程,其後審訊後離開法庭便第一時間收到僱主邀約面試,幸運地獲得聘用,其間我一直努力工作,不知不覺間我發現我此時才找到了快樂及前所未有的成功感。

其實我的故事並不是如一般人那樣平凡順境,我本生於一個大家庭,有五個哥哥,我的父母近乎沒有接受教育,他們只是街市賣菜的小販。由於子女眾多,他們亦明白未能兼顧我的起居,所以在我出世後十四日左右便把我交托給一位太太照顧我。初期那位太太(亦即是我的養母)只是每月收取我父母一千元便一直照顧我,這微薄的金錢連帶去看醫生及買嬰兒用品都不夠。後來據我所知,原來大約到了我十至十一歲的時侯,我的親生父母更再沒有給金錢予養母,但她仍然以她的善心繼續照顧我,亦沒有因為收不到金錢而對我有所不同,有時候我更感到她對我的關顧還較她對自己的親生的兒女更好。事實上,養母共有七名兒女,當時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名「哥哥」的親生父母不再養育他,不少街坊更叫她送走「哥哥」去孤兒院,但她捨不得,最後更申請成為我倆的監護人。隨著我的成長,我越來越發現她反而更關心我,包括給我更多零用及有工人去照顧我,大家都說我在一個很幸福的環境中長大。

雖然養母對我們視如親子女,但我與「哥哥」較其他兄弟姐妹更親密,一方面我與養母的子女年紀相差很多,加上我與「哥哥」希望自己不輸給別人,小時候變得很愛玩及英雄主義,「哥哥」帶我四處玩樂,在我不想上學時他幫我代家長簽名。他亦教曉我金錢的重要,從大家夾錢玩樂,到有「大佬」給我支付,對於我來說,我覺得他們「好威」,能負責所有人的玩樂支出。那時候認為自己也識得人多,大家講義氣,自問自己開始踏出成功的一步。奈何我的居所被不法份子利用成為毒品輸出中心,加上當時所謂的「大佬」被捕後,亦不顧情義的說出我家地址,最後所有人一併被捕,幸好因證據不足,我再次得到改過的機會。雖然如此,我仍執迷不悔,認為只是因遇人不淑才給人利用,之後我更認識再上一級的「大佬」,我覺得自己又升多一級,他讓我建立自己的班子,有事亦會安排人代我出頭,但反過來說,在一般人的角度來說他才是真正壞蛋,亦影響我最大。他知道我不想讀書的,推動我出外工作的想法,令我認為上學是沒有用的,原因是讀書不能夠幫我賺錢 -這刻我跟他在外工作的話,我立刻賺到錢,而其他同學還呆在學校讀書。因為錢的關係,我覺得跟他一起的生活很好、很有型和很美滿。我開始正式跟他工作賺錢,故在中學一年級便大約有一百多天沒有上學,中學二年級同樣沒有上學一百多天,中三時更只上了兩個月學,直至學校不再讓我上課為止,而事實上,就是我回到學校也是浪費時間,因為每天只能在訓導處外面壁罰企,中四轉了另一學校亦有沒很大的分別,我因此上了兩個月便正式輟學。輟學後認識到越來越多人,每天約朋友去飲飲食食,找消遣,有時更會無聊四處欺負人甚至打人,除想證明自己及追求快樂外,當然挑戰人亦是證明自己有一定的地位。

朋友以為我很快樂,因為我生活好多姿多彩,有一大班朋友,但坦白說,當時其實我不是他們所想的,從頭到尾我都不快樂,當然我不會表現出來讓其他人知道。但我十分清楚自己不如他們擁有溫暖的家庭,而且當時就算親生父母接返回家,他們的生活亦不好過,根本不能照顧我。有時候,我見身邊人的父母可以為兒女擔保,或是坐監後亦有父母支持,有零用錢用,記得有一次,我與朋友因打架比警察遞捕要擔保,別人父母都能立刻用數千元擔保他們外出,但當時我不敢通知我養母,我原本計劃找其他人幫手,但原來一定要監護人才能擔保我,所以最後都要通知她,當年她已經差不多六十多歲,是一個依靠自己子女生活的家庭主婦,財政上不算得上充裕,但亦亳無怨言保釋我,另一方面更幫我隱瞞不讓其他子女知道我的事。當時我見到我養母拖著義肢,行動不方便的情況下也要擔保,我內心感到十分慚愧。

這次被捕因證據不足而釋放,之後我仍然選擇「博一博」去搵快錢,因為我是一個有野心同負責任的人,我不能接受自己一直要問家人取零用,我要自力更生。我不斷擴大人際網絡及擔任不同工作亦都是等待着一個機會,而我並不知這個機會何時來到,所以我一直等,直到有一日有一個人給我機會賺大錢,那怕是賣白粉或帶貨,當時就好像打一份工,我會滿足於那一刻賺到錢,感到生活得不錯,但事實是我並不知知道外邊的世界做一份正常的職業是如何,我完全沒有循正途工作賺錢的概念。加上我得到「大佬」的照顧,讓我打理一間售買翻版影碟的店舖,亦有數名員工讓我分配工作,我常感到自己已算得上成功人士,年紀輕輕已經能負擔自己生活費之餘,也可以給家用養母,養母一家對我的工作略知一二,但沒有責備我,我對待他們一如以往般有禮,不過一家人已很少閒聊及聚會。

但命運總有主宰,我一直以為自己很聰明,所有事情都在我掌握之內 ,但在一次海關行動之中,我暫代因去洗手間的職員而收錢,因此當場被補,亦沒有抗辯的餘地。我在壁屋監房還押候判,這二十多日的過程令我畢生難忘,因為這段期間是我尚未被判刑而還有機會可以離開,但如果我犯錯就等於沒有機會離開。在那裏我被視為最低等生物,所有人都知道我被欺負也不敢還手。記得有一天沖涼的時候,當時是十二月二十一號冬至,天氣很寒冷,我發現原來有熱水沖涼,突然間有一個人推一推我,示意我離開,我當時身形比那人還要高大,但我知道我要做一只綿羊,要保留機會出去,我惟有回應句不好意思,匆匆離開。還有我記得那時被分配做清潔廚房,有一天我忘記了是職員還是其他囚犯要求我用牙刷清潔地下階磚黑黑灰灰的污穢,那兒大約三千呎左右,我一個人用一支牙刷擦淨所有地方,我一直擦,一直想嘔吐,但是我沒有其他辦法,亦沒有其他選擇,對我來說這天是一份永遠的屈辱,直至現在,在工作上遇上多惡劣的環境也好,我相信也不會差過那時,我不會容許自己再回到這一個境地,現時,每一天望到牙刷,我都有一種好強烈的感覺 - 我要堅守自己。

除了我自己受屈辱外,養母一家也因我而受了很多苦,她在警署、法庭及探監時的面容都給了我很深刻的印象。記得在第一次上庭時,是冬天,她坐在輪輢由我及社工推入法庭,當時很多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位置安頓她,其後庭警要求她除下保暖帽子,我為此與他們爭辯,希望得到通容讓她繼續戴上,但他們只給我們兩個選擇,一是除下帽子,或是離開法庭在外等候,養母氣若游絲連番道歉並立刻除下帽子,阻止我繼續爭辯,當時我忍不住掉下眼睙,我知道我實在令她受苦了。跟著法官判我即時入監待取不同報告,我從犯人欄步入拘留室,養母悄悄流睙不發一言離開, 她的身影在我的腦海不時出現,養母無私的愛亦讓我繼續堅持,我不許自己再次傷害她。

離開監房時,家人默默接我回家,大家雖然沒有說出口,我感到他們的支持及鼓勵,既然他們沒有放棄我,我也不會再讓自己犯錯,當然他們間中仍會擔心我,提醒我努力去做好自己,在我心目中,他們給予我無限精神上的支持,工作了那麼多年,我得到上司的認同及得到了很多升職的機會,亦都沒有甚麼行差踏錯的時候,他們曾向我表示終可放下心頭大石了,尤其我上一年結婚了,我的養母及哥哥姐姐很感觸我可以自己安排婚禮飲宴買樓等事情,現在我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渾渾噩噩的小子,所以他們對我很放心。現時,我得到一個很好的薪酬水平,與妻子一起居住在私人樓宇,生活還不錯,我可以自豪地說「成功」了。

 

社工回應:  無私的接納和包容

每個人心目中對金錢都有不同的價值,故事中的主角對金錢的盲目追求,以為有錢便是成功的一步, 以至後來經歷人生種種的挫敗和低谷, 體會到金錢可以一瞬間消逝,亦買不到快樂及安穩,然而,家人無私及不問回報的接納和包容,比世間上任何一種東西更為重要,亦是快樂及成功的泉源,有時候,他們更是我們的「指路明燈,不會讓我走錯方向。在各自為生活或理想拼博的同時,不要忘記關心身邊一直默默在旁守候着我們的家人, 不管是一句說話或一個擁抱,用心的回應就是比金錢更好的禮物。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糖書]無限付出VS生意賺錢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