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誰人仍在燈火欄柵處?

三年前的Albert和Farren,幾乎是同一時間追求我。

Farren是一個建築師,生活在男人圈子裡,因此很積極地用各種方法結識女生。當時我的朋友開了一間咖啡店,碰巧我在找工作,便時常到咖啡店幫忙打點以消磨時間。Farren是熟客,經常相約交友網站的新朋友到這裡見面,我們就這樣認識,分享各種趣事。

不久後,他開始主動約我晚飯,找各種活動邀請我去玩,然後借機會稱讚我是多麼的獨一無二。每次他有所暗示,我也裝作聽不見。可是這樣也沒有減退他的熱情,相反,他更加不斷找機會表白。

同一時間,Albert走進我的生命裡,他的機智幽默和若即若離的態度與Farren形成極大反差。當Albert得悉Farren把我追得喘不過氣時,他只是默默地待我好,在我需要時出現,貼心地照顧,令我不知不覺地依賴著他。

我和Albert就是這樣走在一起。Farren知道後,還向我發誓會一直等我,直到我回復單身,願意跟他走。可是他一臉熱情只得到我的冷淡回應,久而久之也斷了聯絡。

想不到在回復單身後,竟然會遇到他。

這天難得的假期,我一臉素顏,一身街坊裝的獨自在家附近的商場閒逛,路過一間中式餅店,傳來陣陣新鮮出爐的餅香,引得我口水直流,不自覺地走進去買老婆餅。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我眼前,他輕輕皺眉打量了我一會,才認出我來。

「很久沒見了。」我一臉尷尬的打招呼,稍微低頭,免他只看著我的黑眼圈和雀斑。

「對啊!妳是住在附近吧!我怎麼都沒想過會遇到妳!最近怎樣?」Farren有禮地微笑著說,好像我們的事已經年代久遠,忘了。

「還好。」我給他最公式的回應。

我無意中看見他身後有個留著長長鬈髮的嬌小女生,他退開一點把這個女生牽到我面前作介紹︰「我女友Judy。」Judy含蓄地點頭,然後他竟然轉向跟Judy說︰「這是我以前跟妳說過的她。」Judy沒甚麼驚奇或敵意反應,禮貌地輕聲跟我打招呼。

她並不算得上漂亮,輕妝淡色,卻足夠打敗今天的我,上天果然十分喜歡作弄人,這算是甚麼樣的嘲諷呢?Farren看著我的臉,我隱約覺得他也在暗暗比較。

「我們在買喜餅。」Farren解釋來意。

「噢!實在太恭喜了!祝你們百年好合。」我送上祝福。突然間一些回憶閃過,我不假思索便開口問︰「她是不是那個『公司唯一的女同事』Judy?」

「妳真好記性!」他驚喜地承認︰「想不到最好的一直就在身邊。」

當初他說過沒有看上Judy,覺得她太普通,想不到來到今天,甚麼不可能也變成可能。何謂最好,可能在不同時間會有不同的體會,時機到了,再看不上眼的人也能成為最好的人。再回想當初他發誓一直等我,實在是一件窩心的趣事。可是現世代的人不乏機會,誰會為一個已經選擇別人的女人久候?

他沒有堅持對我發過的誓沒要緊,希望他堅持得到和Judy一生一世的誓言。

 

Credits:

圖片由作者提供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