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經常叫我是陽光「笑」年,或許我常常笑,也很積極同參加活動,身邊有人要幫手,我也會二話不說出手助人。誰會想到我半年前一直都是透明人,在學校不甚出色、成績不算好、操行又不算差,總之我不會找別人麻煩,老師社工又不致特別關注我。在家裏,母親長期在家打理家務,不用我幫手做家務、我又不會教妹妹做家課、又不是沉迷上網,最多時間就是睡覺,所以母親又不會太擔心我、也不會太欣賞我。

 

直至今年,我因為與朋友在網吧上網,隔鄰的一個男孩遺下手機,我朋友便立刻取去並與我結賬離開,誰不知閉露電視攝下我們的一舉一動,很快警方便找到我,我知道我必須承擔後果,坦承做錯,最後得到警司警誡的機會。

 

其後需接受社工的輔導,社工經常問我在做什麼,我發現我的生活原來是重複又重複,日子不知不覺間走了,沒有甚麼值得分享及記得起的事情,沒有開心的,也沒有傷心(除了被捕時有點擔心及害怕),日子就是悶悶的過去了。對我來說,想改變嗎?我並沒有想過。有一天,社工鼓勵我參加一個建立個人形象及提昇自信心計劃,她力推我嘗試,對我說給自己一個機會挑戰自己,由於當時很空閒(應該是長期空閒),而且計劃需要面試的,反正不一定接受我,便半推半就報名面試。

 

面試由兩個大哥哥大姐姐負責(計劃畢業生),其中一個人問我想別人「覺得自己點」,我從未想過這問題,我保持笑容,不知為何便聯想到陽光,便回答說自己希望成為陽光少年。不過當時他們向我說見到我頭上有黑雲,我的一言一行滲透著散悶的氣息,身邊像有道氣場,黑雲遮蓋了陽光,我很驚訝他們如此了解我,原來他們看到我笑時嘴是向下的,說話的速度及語氣是淡然的,身體是向後傾的,頭是向下的,一切一切在我的身體語話告訴了他們,這些評語我回家後想了又想,估不到沒人會見到我的不快樂,從來沒有人叫我尋找真正的快樂。

 

經過一連串訓練,我知道以往我怕失敗,怕麻煩,怕向人解釋,所以「不做不錯」,但快樂是要爭取的,「齋睇唔做」不能真正感受實際參與的快樂,要真正經歷過才能有感覺同回憶,所以開心不是做出來,陽光氣息不是裝得到的,從心而發才是真正的感情。

 

社工的話 ~

 

人們總是希望帶給別人開心歡樂的感覺,但如何做到呢? 簡單來說,開心歡樂可以分為兩個層面,表面的開心是短暫的、轉瞬消失的,此類開心過後很快便回復先前平淡一樣。想真正得到持久及真摯的開心感覺,並不需特別刻意營造,相反由應自己出發,擴闊自己視野,嘗試作出未曾經歷的體驗或事件, 讓自己從過程及細節中發掘當中樂趣,反思過程中的點滴,然後欣賞自己在過程的付出與及和友人一起參與的片段,這樣懷著感恩及欣賞的心,勇於面對及挑戰自己,才能夠不斷經歷開心的人生。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