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除夕,Albert說病了,窩在家裡,隔著電話跟我說新年快樂。剛陷入熱戀的女人,有很多傻念頭,次日的一月一日,我懷著熱切的關愛走上他的家,想要給他煮個飯,既是慶祝,也是照顧,一舉兩得。

我沒事先通知,就走到他的家門前按鈴,沒多久,他帶著一臉驚奇的樣子開門,我還滿開心的跟他恭賀新年,他無奈一笑,讓我進屋去。

我說要做飯給他吃,他卻堅持外出。距離晚飯時間尚早,他反常地匆匆更衣拉著我離開,到附近的餐廳吃米線。

他嗜辣,愛冷飲,我苦口婆心的勸,他都聽不進,照樣點了一個辣的米線和冰奶茶。

那晚的他,異常沉默。我懷著高漲的情緒,想要哄他高興,可是他的心思沒有在我這兒。

直到我問了一個最平常,卻最不該追問的問題後,我們之間就劃上了第一道永遠無法修補的裂縫。

「對了,以往的除夕你是如何過?」我一邊吃著麵線,一邊不經意地問。

「沒特別,就自己一個,像平常一樣過。」他低著頭吃麵,淡然地道。

「為甚麼?我看過你面書,你跟她也有慶祝過啊?」我說的她,是Albert三年前的前度Shirley

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更加蒼白,雙眼內藏著無盡的悲涼,就像他一直受困在一個冰天雪地的世界,在漫長的絕望裡放棄掙扎。

「妳想聽真話?」他沉默了一會,好像下了決心一樣問我。

此言一出,我們之間的氣氛立刻嚴肅起來。即使我再笨,也感覺到自己問了不該問的事,而他準備給我講一些我不應該知的事。

明知會難過,我還是想聽真相。因此,我堅持要他說真話。

「三年前的除夕,我向她求婚;然後次日,就是三年前的今天,她跟我說分手。之後,我再沒有慶祝過。」他淡然的潦潦數句,每字每句都強烈地震撼著我的心。

「昨天和今天,你根本沒病,對吧?」我克制自己的情緒,冷靜地問。

他不作聲,不否認也不承認。

「你還愛她嗎?」我吃著麵線故作不在乎地問,在嘴巴裡的麵條,一點味道和溫感也沒有。

他深呼吸了一口,小心翼翼地道︰「要是我還愛她,又怎會跟妳開始?」

我沒有反駁,不敢反駁也沒勇氣反駁。

我不想面對最殘酷的真相,逼他承認把我當成救生圈,協助他逃避這個陰影,忘記一個傷害他最深的女人。這些年來,他把自己困在苦海裡浮沉,直到他累了,我正好出現,成為了他的浮木,在孤苦冰冷的苦海裡,做他的寄托。

「你還會想結婚嗎?」我轉換話題。

這個問題,最終我問了三年也沒有得到過正式答案。

由那一天開始,他一直推說自己無計劃結婚,跟Shirley的求婚只是一時衝動;由那一天開始,我再沒有跟他去過這餐廳吃米線,更刻意避開跟他倒數除夕,免得我看著他迷惘的眼神時,自己也溺斃在無盡的幻想裡。

逃避,或許是我們的本能。可是,我們終究都避不開面對現實。

Credits :

圖片由作者提供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卡Ka乜嘜物]情人節快樂
[文詞正能量] 心思的作用
[彩色樟木櫳] 倒數啦
[香港萬歲] 除夕煙花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