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知道兒子犯案被補時,即時晴天霹靂,雖然心裏一直估計會有這一天,但仍感到很擔心。作為一個母親,我當然希望兒子能有一個美好的人生,亦明白不是每個人可以讀大學,但至少也能好好完成中學,但是我家兒子一直不願意上學,由小學開始已經常缺席,有時去了打機、有時睡在牀不願起上,我為了他更辭去工作,以便管接管送,也沒有自己的生活,我的所有活動也是圍著他而做,但是送了他回學校,也未能令他好好學習,每天也接到致電的投訴電話,訢說他打架、對師長不尊重、儀容不整、欠交功課…..

在小學最後一天上課日,他也未能順利完成,我在家收到電話,來電顯示這次不是來自學校,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接聽後使我有一時三刻空白了,居然是警方打來的電話,表示兒子在學校打老師。事件得到老師的原諒,也得到警方酌情安排,即使知道不用上法庭,被安排接受警司警誡,仍感到十分傷心及擔心,不知日後如何教好他,又擔心他會再出事。當日見案件負責的警察時,提到原來在接受警司警誡的同時,香港遊樂場協會可以為女兒提供輔導,雖然我對這團體很陌生,但希望可以多一個人幫到他,雖然我不希望家羞外傳,但人實在是很倦很倦了,所以便接受他們的服務。

負責社工為兒子提供輔導的同時,亦安排她參加義工和自我改進小組等等。我的兒子以前是一個自我、野蠻、不懂與人相處、遇到困難只會大叫大嚷的港孩;我一直教不曉他改變自己,有時更因為這些問題而令我倆吵架,大家不瞅不睬對方,教不了兒子令我精神壓力佷大,吃不到睡不好。參加活動至少讓我在他活動時休息一下,因為我知他是安全的。

負責社工是我與兒的傾訴對象和可信的人,因為親友只懂責備我不夠好,不夠嚴委屈,有口不能言,當時社工對我的信任及支持令我藏在心中的屈結舒緩不少,更在我與兒子角力時成為我們溝通的橋樑,現在我與他的溝通改善了,我很慶幸當然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不致一個人困在胡同中。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Happy Hippes] 對不起,請你原諒我,我愛你,多謝
[敢露。筆敢言] 披著狼皮的羊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