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吃飯、睡覺再工作,日復一日的過著平淡如水的生活,每天在來去匆匆的人潮內,遺忘了自己。在商業區的大樓裡,各式各樣的鞋跟聲此起彼落,懷著自信地咯咯作響,形成一種生活節奏。這種節奏好像一場長時間的催眠,令人不知不覺地拋開了自己,跟從大家的步伐,為同一種生活而煩惱。

 

當年熱衷話劇的我,曾經試過報讀演藝學院,看著去面試的長長人龍,我憑甚麼相信自己獨一無二?這滿腔的熱誠,每年有三千多人跟我一樣多。從那時候開始,我失去了做演員的那團火。最後,我安安份份的去唸大學,踏踏實實地工作,跟從別人走過的路,過最不用思考的人生。

 

Jerrod總是想把我吹熄了的火重新燃起。他是一個話劇導演,Elaine的學長。四十出頭的Jerrod一直過著精彩的人生,不但在舞台上成績斐然,連感情生活也令人嘆為觀止。他結婚三次,我去了兩次。他主觀、霸道、自我,卻又如此可親、仗義、可靠,令人又愛又恨,忍不住跟他頂嘴作對。

 

這晚,我穿上他常取笑為「戲服」的行政套裝,還有他最討厭的高跟鞋,帶他去吃西餐。

 

「妳知道自己變了很多嗎?」他擺著臭臉,正眼也沒看過我。

 

「我知道,變漂亮了。」我得意洋洋地說,然後吃著剛來到的沙律。

 

「妳從前根本不會碰這些未煮熟冷冰冰的菜。」他用手拿起了一片,就這樣放進嘴裡,不屑地說︰「沙律和咖啡杯也是中產生活的道具吧?」

 

「我終於懂得欣賞沙律的美味,不可以嗎?」我故意扯高嗓子說。

 

在這個以西方文化作主流的城市裡,一杯咖啡和一碟沙律勝過千言萬語,是一種時尚。他當面戳破,我自然反駁。

 

「妳不應該被人改變自己。」他沒再碰過那沙律,雙眼盯著我。

 

「難道像你這樣好嗎?都結婚三次了,還學不會跟老婆好好相處,再結婚十次也只有離婚收場。」我也忍不住給他訓話。

 

「她們跟了我,就該明白和接受這個是我。」他說的滿不在乎,活脫脫的大男人模樣。

 

「再多的明白和接受,誰喜歡在你心裡只能站在某一角,隔老遠的看著你活在你的世界裡?」他面對的我,也是一個有霸氣的女生,態度絕不服輸︰「像你上一任前妻,因為你沒有時間陪伴,她變成了購物狂。因為你,令她被你嫌棄。明明是你有份搞出來的,卻撇清責任。」

 

他被我戳中要害,很想發難,卻忍著不作聲。

 

「有時間的話,稍稍離開一下自己的世界,陪陪現在的老婆吧。」我嘆氣︰「在愛情的世界,不能總是把自我放第一位。」

 

他率性地哼了一聲,繼續一副不屑的態度︰「有時間的話,妳也該堅持一下自己。妳以為穿上套裝正經地工作,就等如人生不渾噩嗎?」

 

「我們都要學會在堅持和放下之間拿揑一個平衝點呢。」我勉強地笑著說。

 

要是當年我堅持了自己,至今會成了甚麼樣子?要捱過多少的苦才能舒適地生活?我都不敢想像,那條路可以有多艱辛。能過著幸福簡單的生活,為啥要跟自己作對?

 

究竟,我們是為了甚麼而生活?

 

Credit

 
圖片由作者提供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