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愉快的晚宴過後,Zack送我和Evelyn回家。雖然我們之間只是一步之遙,可是這一步,我仍未有勇氣踏出去。我究竟在怕甚麼?他很貼心地保持距離,究竟他從我身上感受到甚麼?

這些問題,也許有一個人經歴至深。正巧他快要生日,我們就在悠閒的週末下午,吃下午茶慶祝生日。

在餐桌上,Bern點了一件芝士蛋榚,我想了很久,點了一件黑森林蛋榚。

「妳點的是童年回憶嗎?」Bern笑問。

「的確是充滿童年回憶,可是還有更多。」經他一問,喚起了我藏在心底的回憶︰「記得有一次心血來潮,跟Albert說起不知現在的黑森林蛋榚味道如何,沒多久他就買了一片給我。我還記得整片蛋榚滿滿都是香滑無比的忌廉,他知道我愛吃,特意跑了好幾個地方,找最多忌廉的蛋榚。」

Bern默言,由得我馳騁在自己的回憶裡。

「妳知道嗎?我的舊女友曾經為了我的生日學做蛋榚,她的第一個作品就是紐約芝士蛋榚。我還記得芝士味濃郁得吃了幾口就想吐,卻要裝作好滋味的全部吃掉,然後拉了一整天肚子。」Bern邊吃邊說,嘴角還泛起絲絲笑意。

我望向他,他望著我,我們都不禁搖頭苦笑。

「你會比較害怕記起,還是害怕忘掉?」我若有所思地問Bern,也問自己。

「思念不應該是一種牽絆。」他吃一口,再道︰「要是有另一個女生為我做芝士蛋榚,我會一樣的感動,明知會拉肚子也好,也一樣的把它吃光,然後好好記住這種味道。」

「我以為自己沒有記住,就沒有思念。」我嘆了一口氣︰「原來他仍會不時從回憶裡跳出來。」

「三年以來,妳所有的情感都依賴著一個人,有這麼多的回憶,一時三刻怎能忘了?」Bern笑問。

「本來我都不急著要忘記,可是…」接下的說話,我羞於說出口,不過聰明如Bern都大概猜到。

「有些緣份,是要經歷考驗的。」Bern靜默了一會,繼續說︰「也許只有他可以令妳放下。」

「那…他不就變成救生圈嗎?」我反問。

「要是妳這輩子也無法愛他,他就是救生圈也不如。」Bern聳聳肩。

「我可以心無雜念地跟他一起嗎?」我反覆地思索著。

「Albert也許是妳的最愛,可是妳喜歡為一個離開妳的人守一輩子嗎?雖說愛情是一種緣份,但仍需要用心經營的,能否心無雜念,還看你們如何相處了。」Bern都有點不耐煩,吁了一口氣。

「也許我曾經在Albert身上放了太多希望,現在重來一次,很害怕。」我也覺得自己很會鑽牛角尖。

「保持希望吧!」Bern微笑,繼續說﹕「等你站累了,時間會有辦法催促妳向前走的。」

時間帶著我向前走,跌破了滿地碎片,割得滿身傷痕,讓人痛得閉上眼哭。時間繼續帶著我走,吹乾眼淚,給我止痛,把Zack帶來陪著看不到方向的我一起走。

到我可以睜開眼的時候,Zack還會在身邊嗎?

是啊,保持希望吧。

 

Credits:

圖片由作者提供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