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曾經見過有人成功在店舖內偷東西,而自己亦是受害者被人偷去財物,所以模仿了,偷竊的念頭自然地出現,終於自己犯下案件,更被店員捉到,幸好得到「警司警誡」。我犯案時其實還與一位朋友一起犯案的,那次是她主動到我家要我一起去偷東西。案件後,她竟然四處向我的朋友說是我教壞她,事實上我從沒教過她,甚至沒告訴過她我曾偷東西,只是好自己見過我這樣做。那時我一向以「朋友」看作第一位,但估不到原來世上竟有如此「無恥」的人。我實在感到很無奈和有點不服氣。我雖然從沒教她偷東西,但也或許因做過而影響了她吧!這是「主動」和「被動」的分別,我從沒「主動」教過她,只是她自己有心學壞。但卻把所有責任推卻我身上,所以很無奈。

姑娘曾問我如何看偷竊的行為?我現在深明這行為是不對的,那件案件後最感到對不起家人,尤其參加了「新境界」的法律活動後,更知多了有關法律的知識和後果,以後一定不會再做。我找到了能無束縛及無「驟忌」的人與我分享,感到好舒服。最記得姑娘同我講過「知識改變命運」,所以現在會加多些精神去讀書。
以前,我覺得「朋友」是生命中的第一位,現在家人和朋友對我來說都很重要。父母是生我出來的,又多年來照顧我,不應該令他們失望。而朋友方面,我學識了「帶眼識人」,原來有些人真的很「衰」,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也不想令其他人對我有壞的印象。

社工的話
犯案的原因很多,但「朋友的影響」在年青人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有些是直接被人教唆,有些是被挑戰膽量,也有些就如主人翁般是間接被環境氣氛影響。法律責任必然是個人應負責,但朋友們,要停止這些不良風氣就要靠大家維持社會秩序。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
香港遊樂場協會「新境界」社區支援服務計劃於2001年9月成立,為居於東九龍區而正接受警司警誡計劃的青少年及其家長提供全面性支援服務。「新境界」是寓意接受「警誡」和輔導後,能重新認識自己,作出自我改善和建立積極生活態度,最終達致「新境界」。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