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好比監獄,唯一令同事們覺得自由的事,便是搬弄是非了。能把一群同事拉攏集結,或多或少也跟是非扯上關係。沒有是非,好比沒有追看電視劇或沒有緊貼潮流一樣,跟同事交流不了,茶餘飯後啞口無言。

對於是非,我的態度是只會聽不會說,免得落入是非局裡。想不到明哲保身的我,竟會有成為別人的話題主角的一天。

前輩教我,做人做事都要面面俱圓,因此我對同事都是和顏悅色。唯獨有一個人令我毫無好感,經常針鋒相對,簡直如同「貼錯門神」的,他是會計部的Milton。

Milton可能自以為事業有成,一副自鳴得意的樣子,最令人噁心的是他不要臉的個性,經常向同事展示自己的健身成果,要是他去參選亞洲先生,我們都不會大感意外。

「聽說他快要生日,正在找人慶祝!」同事們在午飯時七嘴八舌地討論。

「誰敢陪他啊!」同事嘲笑著。

我們的午膳在茶樓吃點心,舒舒服服地吃著說著,毫無顧忌。想不到在我們取笑Milton的時候,碰巧他跟其他同事也來這裡吃飯。

「你們也在吃點心?」Milton走過來,春風滿面的打招呼。

「難道你看見我們在吃西餐?」我翻一下白眼。

「妳總愛跟我頂嘴,其實也是想我注意妳吧?」他喜歡出奇不意,問一些令人受不了的問題。

「你這麼渴望受人注意,是心理病嗎?」我狠狠回嗆。

「有趣…」他最愛碰釘後故作欣賞對方,好找下台階:「妳有看我發過來的Whatsapp嗎?」

同事們靜默無聲,可是我都幾乎可以聽見她們心裡正在熱烈地琢磨著Milton這段話的意思。

「我沒空。」我背著他,若無其事地繼續吃燒賣。

身邊同事大概弄懂了事情發展,知道Milton邀請我去他的生日派對,大家都無聲無息地交換神色,按捺著好奇的表情,直到Milton碰灰悻悻然地離開後,才開始騷動起來。

「他邀請妳去生日派對,真是與有榮焉!」Mandy的嘴巴還不肯放過。

自那天起,同事們之間開始瘋狂地幻想我跟Milton交往的情節,不知過了幾多天以後,他們才終於說得嘴巴累了,也因為Milton有別的新話題,我的「風光」從此不再。

「聽說Milton自從追求妳失敗之後,轉戰接待處的妹妹們。」我們又再去同一茶樓吃點心,又在吃燒賣的時候,聽到Milton的名字,我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他甚麼時候有追求我?」我皺著眉頭,一副臭臉認真地問。

「沒有嗎?」Mandy的演技真好,表情既是驚訝又是無辜:「我這是聽說的。」

我真的沒好氣了,真理會越辯越明,但是非不會的。我乖乖閉嘴繼續吃燒賣,心裡求神拜佛Milton不要在此時再次出現,又突然走過來跟我聊天,我可不想陪他成為同事的話題主角。

像他這種不要臉的人,不知要用多長時間騙過自己,才訓練出如此的盲目的自信。

最可恨的是,他令我無辜受了委屈,我卻只能忍氣吞聲,一旦計較下去,又是沒盡頭的是是非非。

 

Credits:

圖片由作者提供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