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聖誕!

我們家很重視聖誕節,可能是從前父母新婚後累積下來的習慣,我們會到祖父母家做冬過節,然後到外婆家過聖誕。另一個可能,是我娘家人多數是基督徒,比較喜歡慶祝聖誕吧。

不管怎樣,這年一如以往,到外婆家聚餐。小小的屋子裡擠滿最親的親人,最熟悉的笑聲,廚房有兩位姨姨負責煮食,舅父們買來壽司比薩加菜,每年也是如此有條不紊地分工合作。

我們家最大的貢獻,就是把東西吃光。

晚上七時正,我跟著父母到外婆家裡,門一打開,就是一種家的香氣撲鼻而來,那是姨姨最拿手的烏雞湯,還有特別為我準備的蒸魚。

因為自小時常嚷著要吃魚,我被家人取笑前世是隻吃不到魚的貓,今生專找魚報仇。到了今天,她們還記著一定要為我準備「貓糧」。日子有功,為了讓我吃得開心,媽媽她們把蒸魚的學問研究個徹底,現在做的蒸魚恰到好處,嫩滑無比,無論到那兒也吃不到家裡煮的這般講究和滋味。

「這魚蒸得剛剛好,來吃一點。」席間細姨把魚肉拆出來,送到表弟的碗裡。

我的表弟,就是花心表妹的弟弟,今年已經十八歲,細姨還把他當成小孩一樣,把他養成甚麼都不會做,事事都無所主見的人。他不挑食,卻不會挑魚骨,不會剝蝦拆蟹,甚麼有骨頭的東西他也不太會處理,這是源於他小時候曾經噎骨,細姨從此不讓他碰難搞的肉類和海鮮了。

「我們準備煮糖水,你們想吃甚麼?」姨媽徵詢大家意見。

眾人意見不一,唯獨表弟不發言。

「紅豆沙好嗎?」細姨特別問表弟。

「無所謂。」整頓飯的時間裡,表弟一直垂著頭。

自小我就難得見到表弟的正面,小時候他老是埋頭在電玩裡,長大後就埋頭到電話去。

「表弟,你有交過女朋友嗎?」我不禁一問。

「沒有。」他沒有抬頭,彷彿他的世界根本就不在這裡。

「你不想談戀愛嗎?」我不死心繼續問。

「無所謂。女生也很麻煩。」他說得滿不在乎。

「怎可能有女生會喜歡他?」表妹不給自己的弟弟留情面,難怪表弟對她的男友都沒好感。

可是表妹也非全無道理。表弟連跟家裡人吃飯的時間都全神貫注在電話裡,哪會有女生願意跟一部手機交往?又會有那種女生喜歡吃甚麼也沒意見的男生?

「媽媽不能永遠照顧你,你始終要找個老婆才是。」細姨其實也很擔心表弟的感情事,唏噓地道。

「老婆也不擔保不會跑掉吧。」表弟這一句,刺激到我們的神經。眾人有意無意地望向細姨,她卻若無其事地繼續為表弟剔魚骨。

她的心,一定在痛吧。這些年來,她到底在用怎樣的心情面對自己的孩子?無論她如何自責,如何彌補,也接不住被父親狠狠摔破了的心。她承受著眾人指責,也繼續縱容自己孩子的任性,是為令誰好過點?

我相信,自姨丈走後,誰也再無法好過。

 

 

Credits:

圖片由作者提供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