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樹仁

廣東人或現代人,用一個字的名較少,兩字較多。「姓」這個字,是「女」「生」兩部份,上古女性為部落酉長,為了識別身份的尊貴,開始用姓氏為代表,往後貴族都有姓氏,用父親的姓配成「名」。社會轉變為男性父系中心,兒女就跟著父親的姓氏。還有很文明的禮節,就是古代同姓不能通婚,現代醫學解釋很清楚,近親結合,容易產生痴呆或其它多種病症。(現代廣闊繁衍,已經不計較同姓的問題)

古代男子成人加冠禮(女子成年稱為笄禮)後,會另外選取「字」,或稱「志字」,因為是自己選擇,有志願的重要意義,為自己的未來人生設定目標,真正把持自我的生命,為一切負上行為的責任,唐君毅《人生之體驗續篇》指出「志」為「祇有人在其有一真正的志願,以主宰其實際存在時,人才真成為一頂天立地,通貫內外人己的真實人格;亦才成為一能開創文化,成就客觀的社會事業的人格,此之謂真正明體達用的人」。在家族的長輩,可以被稱呼名,朋友之間,便要相互稱呼「字」。《儀禮.士冠禮第一》:「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君父之前稱名,他人則稱字也」。

鄭德禮

曾分享,已故的爺爺為我立名為「德禮」,希望我既能以德容人,又能以禮待人。名字除了表達出歷代血脈的承傳,「德」與「禮」是家人對我在此生的寄望。事實上,不論在東方或是西方,我們每一位的「名字」都是上一輩對未來、對於人生、對於我們的寄望。

根據聖經創世記十七章五節,遠至公元前,耶和華便與亞伯蘭(Abram)立約:「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因此亞伯蘭最終被改名為亞伯拉罕,在希伯來語及阿拉伯語的意思解作「多國的父」,涵義則是「地位崇高的父親」。

公元後的今天,名字的重要性絲毫不減。英國皇室劍橋公爵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 Duke of Cambridge)和劍橋公爵夫人凱特(Catherine Elizabeth Middleton, Duchess of Cambridge)在剛過去的七月誕下麟兒,定名為「佐治•亞歷山大•路易斯(George Alexander Louis)」。據報導,「佐治」這個名字象徵著英國王室的傳統,代表榮譽和勇敢,亦帶著當今英女皇對父親佐治五世的敬意。

在香港戰後時期,我們會經常聽到一些熟悉的名字,如「國強」、「富強」、「家健」等,其實當中便承載著前人的寄望。更重要的是,這份寄望亦是一份祝福。這是我們生於世所領授的第一份祝福,更是陪隨一生的祝福。

逢星期三上載

圖片來源:互聯網

[ 您可能對以下有興趣 ]

網台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專欄文章
[餐桌上的故事] 驀然回首
影像節目
暫時沒有相關資訊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濟川文化研究會
濟川文化研究會以水文化的視野,匯合中、西文化,包容各種哲理,為人類發出正能量,傳遞予下一代青少年。 潘樹仁-中知書院客座教授;濟川文化研究會創會會長;高等院校客座講師;生命教育導師;文化學者及作家。電郵: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鄭德禮-香港教育學院心靈教育中心項目主任;濟川文化研究會研究員。電郵:chen ...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