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否聽過這樣的說話:「易的問題由我來解決,難的問題由你來解決,至於決定一個問題是易是難,則是由我來決定。」原來在電腦科學界,也有相似的問題。當科學家或電腦專家利用電腦處理不同的問題時,開始發現有些問題是有特定方法來解答,而有些問題,則只有很快的方法來證明解答是否正確,但是卻找不到有效的方法來找尋解答;換句話說,有些問題是已有有效的方法來解答,有些問題則沒有有效的方法來解答。再簡單的說,有些問題易,有些問題沒有解答。至於某一個問題是否有快捷方法來解答,對於電腦科學家來說,已經是一個難題了。

例如,我們要找出兩個數字的最大公因數,電腦科學家(或數學家)已找到很快捷的方法來解決,但是另一個問題,在一組數字內(包括正負數字),其中有否某幾個數字加起來是零,要解答這個問題,除了將這組數字內不同組合的數字加起來,試試總和是否零之外,沒有其他可行而快捷的解答方法了。

對於已有解答的問題,我們只須跟著已有解答跟著來編寫程式,便可以解決。但是對於沒有有效解答的問題,我們只能編寫程式來驗證某一答案是否對,但那一個答案才是對,則要將所有可能的解答逐一去試。電腦科學家告訴我們,對於沒有快捷解答的問題,取而代之的,我們只能找到快捷的方法去盡量找到最接近的答案。例如以前提及的數字總和為零的問題,如果改為找到一組數字的總和「接近」零,則可以很快捷找到解答。

其實想一想,我們的人生也面對著不同的問題,有些問題是有解答的,但是有些問題則沒有方法找到最好的解答。例如問題是在哪裡可以以最平的價錢買到某一型號的手機,我們只雖要上格價網站找找,再打個電話證實一下,便可以真的去那商鋪去買了。

和電腦問題相比,人生問題更是不可以重來,選擇了某個方法去做,時間過了,後果便已出現,我們不可能好像電腦一般,由頭重新試過,另外,有些做法是不可能逐一去試。所以,正如以前所說,這些問題,我們最多只可以找到一個接近最好的答案或做法,我們的人生不容許我們將所有可能性都去驗證一下。例如,如果問題是某一個家長在思考那一間學校最適合自己的子女,他根本不可能要子女把這些學校逐一去試,不論家長怎樣思考,也未必想到最好的選擇,所以,家長極其量只能靠所能收集到的資料作出判斷而已。

由此可知,我們人生所遇到的問題或難關,未必必定有答案,我們所應做的,便是盡量去搜集資料,找有相關經驗的人來咨詢,之後,我們便要以我們所知的資訊來作出決定,跟著便努力去做,期間不斷的去反覆驗證方向是否正確,最初做決定時的假設,包括所處的人和事有否明顯改變。如果不斷的去思考和期望能找到最好答案,可能會令自己走進了「死胡同」,既做不到決定,問題一點也沒有改善,問題只會越來越難解決,或人生只會原地踏步,這實質和找不到答案,消極面對並沒有什何分別了。

 

逢星期五上載

圖片來源:互聯網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Herbert
資訊科技界資深工作者,學生時代受蘋果二代所啟蒙,沉迷電腦科技,尤其是軟件編程,大學時代主修計算機科學,最後以獲得哲學博士作完美終結。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二十年,對資訊科技界充滿憧憬和好奇,至今仍在追趕各項電腦新知,盼望能以資訊科技知識,令這個世界更美好。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