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聯頻道] 跨界別合作促進青年社會流動

社聯頻道《星期四脈搏》跨界別合作促進青年社會流動

根據政府統計處資料,20至24歲青少年失業率長期維持於8%以上,遠高於2013年­第二季整體失業率的3.3%。而扶貧委員會的資料更顯示,生活於貧窮線以下的人口,有­三分一是30歲以下的青年人。年青一代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面對學業及就業出路問題時­,都會感到困惑。

有見及此,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與商界合辦「恒生--社聯青年職業探索計劃」協助­年青人發掘出路,計劃向全港三十間中學的學生介紹本地三個行業,包括:機場營運業、珠­寶業、醫療保健及護理業的發展潛力,讓他們及早計劃未來。社聯行政總裁方敏生表示,這­個計劃同時回應了年青一代個人職智發展及香港整體發展的需要,期望計劃可以幫助青年人­由「在學」轉入「在職」,在職智導向上擴闊他們的視野,協助他們跨過鴻溝。

恒生銀行副董事長兼行政總裁李慧敏指出,計劃特意挑選不同行業,既有本港自七十年代開­始起飛的長青行業,亦有配合近年社會經濟轉型及人口變化的新興行業,讓同學可以深入探­討,並掌握不同行業的發展潛力,了解行業出路,從而增加青年的在社會上的流動性。

計劃與商界、社福界及教育界等機構合作,包括:香港機場管理局、香港珠寶玉石廠商會、­東華三院及職業訓練局,提供行業資訊、進修及發展階梯。主辦單位會安排學生參加個人發­展工作坊、又會分組探訪公司,最後撰寫一份吸引年青人加入其中一個行業的宣傳方案,學­生更有機會被安排到公司實習,體驗工作實況。

逢星期五上載

轉載自社聯頻道

[社聯頻道] 商管生服務社福機構 跨界培育學子社責心

社聯頻道《星期四脈搏》商管生服務社福機構 跨界培育學子社責心

過去企業一直把「創造股東價值」奉為營商圭臬,隨著近年全球經濟泡沫爆破,怎樣提高企­業的可持續性成為國際關注的議題,而在企業創造社會價值方面,履行「企業社會責任」(­下稱「社責」)(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變得愈來愈重要,而理論與實踐之間亟需一道橋樑連繫。

因此,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連續第三年與商界合辦「花旗集團-社聯大學生社責實踐­計劃」,安排9家本港大學60名工商管理(商管)課程一或二年級的學生,於暑假期間到­34家非牟利服務機構實習,以強化他們對社責理念的認識。實習所服務對象為低收入社群­、長者、復康人士及環境保護等。實習生須接受20 小時包括貧富懸殊、人口老齡化、環境保護等培訓。

社聯行政總裁方敏生形容,這是學界、商界和社福界多贏計劃:「最重要是學生學懂如何跟­不同持份者溝通,建立關係(Stakeholders Engagement);如何提高對服務使用者的認知,包括未來顧客的需要、觸角性和­敏感度,這正是社福界作為以人為服務對象的專長與專業。」

其中一名計劃實習生於大學主修商管及法律的姚雅維表示,培訓讓她看到很多社會問題:「­例如低下層的勞工被壓榨,我看到有社工跟復康人士一起找工作時受到歧視,因為這樣我更­堅決成為一位律師,希望將來運用專業法律知識去幫助他們,尤其是勞工保障方面。」

聖雅各福群會復康及就業服務部業務經理陳家裕認為,商管學生在市場推廣上恰好彌補社福­機構的不足:「面對市場時,我們不希望博人同情,期望大家都因為欣賞和喜歡我們的產品­和服務而購買。正正這個計劃,讓我接觸到這些商管學生,令我感有希望,期望將來他們會­應徵社福工作,那就太好了!」 

逢星期五轉載自社聯頻道

[社聯頻道]尊重長者意見 共建友善社區

世界衞生組織(世衞)於在2006年已訂定《全球老年友好城市建設指南》,向世界各地­提出八大指標去建設長者友善社區。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亦於2008年開始推動「­香港長者友善社區」計劃,現時全港已有15區的長者服務單位及長者代表參與計劃。

本港採取「由下而上」的模式,著重長者的參與,由地區長者代表及服務單位收集長者意見­,向有關當局反映,例如企業、區議會及政府部門等,從而制定及改善長者友善措施,希望­每位長者都有機會參與其中。

以南區為例,透過長者代表、區議員及政府部門之間的溝通,成功改善地區設施,令社區變­得更「長者友善」。南區長者代表張建偉指出,於香港仔公園內部分的公共設施並不適合長­者,長者代表邀請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的官員實地視察,並向他們反映意見後,設­施得以改善。

另外,政府撥款全港區議會各一億元推行「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社聯期望區議會在計劃及­實行的過程中,必須顧及世衞八大指標中的「室外空間和建築」及「社會參與」,尊重長者­意見及實際需要,建設更多社區設施讓公眾及長者使用,共建長者友善社區。

世衞「長者友善社區」的八大指標包括:

1. 室外空間和建築:舒適的戶外環境和適合長者使用的設施,對長者積極參與社區活動極其重­要,包括足夠的戶外休息區、寬闊防滑的通道、綠化的環境、安全的過路設施、充足及顯眼­的指示牌等。

2. 交通:方便快捷和價格合理的交通系統,可讓長者融入社交生活,包括準時頻密的班次、廣­闊的交通覆蓋網絡、低地台車廂、愛心座位及車長的友善服務態度等。

3. 住所:住所的設計、結構和位置對長者安全地居家安老十分重要,包括可負擔的必需服務,­例如水、電或煤氣費及維修服務,電梯及扶手等配套設施等。

4. 社會參與:體貼長者的活動安排,促進他們與家人及朋友建立社交網絡,例如收費、時間、­地點、設施及發布活動訊息的渠道等。

5. 尊重和社會包容:讓每一位長者,不論健康狀況或社會地位都能受到尊重,使他們可以藉著­不同敬老活動及公眾教育,加強跨代交流,從而提升長者的地位。

6. 社區參與和就業:透過社區參與和就業,令長者繼續貢獻社會,提升自我價值,例如為長者­提供培訓及工作機會、參與義務工作、政策倡議及擔任顧問等。

7. 信息交流:良好的交流及信息發佈渠道,使長者不會因無法獲得資訊而被孤立,例如容易獲­得的口頭信息、用詞簡單及大字體的書面信息、讓長者可以免費使用電腦及互聯網等。

8. 社區支持與健康服務:適切的社會支援和健康服務,對長者的健康帶來正面影響,例如足夠­的服務名額、方便長者的服務地點、適合長者的服務等。

 


轉載至社聯頻道

逢星期五上載

[社聯頻道] 因應各區貧窮特徵 機構聯盟合作扶貧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社聯)有超過四百間非政府機構會員,為本港提供超過九成以上的社會­服務,當中有不少是紮根於地區的中小型機構,它們的特色是了解當區及社群的真正需要,­從而提供適切的社會服務。

在全港18區中,各區的貧窮特徵各有不同,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的數據分析,觀塘是­全港貧窮長者人口最多的區域,而元朗則是全港貧窮兒童人口最多的區域。因此,部分地區­內的中小型機構會合作組織服務網絡,制訂切合個別地區需要的服務策略。例如,循道衛理­觀塘社會服務處就聯同另外4間地區性機構合作推出「天糧網」計劃,包括美差會潮浸服務­聯會、利民會、宣道會社會服務處及西貢區社區中心,為居住於觀塘、黃大仙及西貢區的基­層市民提供食物援助服務。

宣道會社會服務處社會服務總幹事劉國華表示,過去他們都會透過小型福利機構關注組,探­討社會議題及互相了解不同機構的服務。於2009年,他們5間非政府機構合作參與政府­的「短期食物援助服務計劃」,推出「天糧網」計劃,希望在合作計劃中成立服務聯網,產­生協同效應,令到服務可以更全面及深入。

其實各個非政府機構可以發揮自己的服務長處,有效動員不同的網絡及資源回應地區貧窮問­題,例如西貢區社區中心聯絡地方鄉紳,找出有需要協助的郊區基層市民,轉介他們領取食­物援助服務;宣道會可以動員教會,在物資上支援食物援助服務等。

劉國華指出,他們5間非政府機構都有各自的特色,透過「天糧網」的合作,機構可以個別­接觸不同地區有需要的家庭,了解導致他們需要尋找食物援助服務的原因,從而了解貧困成­因,再針對那些成因,非政府機構可以發展適當的支援服務,達致扶貧及減貧效果。

[社聯頻道] 食物援助服務需清晰定位

回應貧窮問題,近年不少機構提供食物援助服務以減輕低收入家庭的食物開支,協助紓緩基­層家庭的生活重擔。社會福利署亦於2009年開始委託5間非政府機構提供「短期食物援­助服務」。

現時的食物援助服務受助人都面對不同的貧窮狀況,包括一些結構性或政策上的原因,例如­在職貧窮或正輪候公屋,現居於私樓的住户。除了由政府資助的食物援助計劃,亦有不少非­政府機構透過商界捐助及公眾籌款來拓展可持續的食物援助服務,以及相關的支援配套服務­,希望能夠紓緩基層市民的生活壓力。

循道衛理觀塘社會服務處總幹事楊綺貞指出,現時社會服務界是以短期食物「援助」長期需­要。非政府機構進行的是長期食物援助服務及支援工作,但現時政府沒有政策方針,只是推­行短期食物援助服務,令非政府機構難以推行可持續的服務。

另外,有意見認為政府應檢視食物援助服務在扶貧過程中所擔當的角色,增撥資源發展可持­續的服務。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黃洪博士表示,食物援助服務計劃不應是短暫­計劃,政府應以2至3年的長期資助模式支援非政府機構推行計劃,當中包括行政及工作人­員的支出。他亦指出,計劃不應只是提供食物援助,更應透過計劃接觸貧困人士並提供其他­支援服務。

其實社福界一直關注食物援助的資源及服務問題,除了政府應考慮增撥資源支持配套服務之­外,還有如何與其他界別合作協助特定社群、支援長期貧困人士,以至發展社區互助等。業­界會繼續探討服務的發展方向。

[社聯頻道] 食物援助為介入點 讓機構多方位支援受助人

 

回應貧窮問題,近年不少機構提供食物援助服務以減輕低收入家庭的食物開支,協助紓緩基­層家庭的生活重擔。社會福利署亦於2009年開始委託5間非政府機構提供「短期食物援­助服務」。

現時的食物援助服務受助人都面對不同的貧窮狀況,包括一些結構性或政策上的原因,例如­在職貧窮或正輪候公屋,現居於私樓的住户。除了由政府資助的食物援助計劃,亦有不少非­政府機構透過商界捐助及公眾籌款來拓展可持續的食物援助服務,以及相關的支援配套服務­,希望能夠紓緩基層市民的生活壓力。

循道衛理觀塘社會服務處總幹事楊綺貞指出,現時社會服務界是以短期食物「援助」長期需­要。非政府機構進行的是長期食物援助服務及支援工作,但現時政府沒有政策方針,只是推­行短期食物援助服務,令非政府機構難以推行可持續的服務。

另外,有意見認為政府應檢視食物援助服務在扶貧過程中所擔當的角色,增撥資源發展可持­續的服務。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黃洪博士表示,食物援助服務計劃不應是短暫­計劃,政府應以2至3年的長期資助模式支援非政府機構推行計劃,當中包括行政及工作人­員的支出。他亦指出,計劃不應只是提供食物援助,更應透過計劃接觸貧困人士並提供其他­支援服務。

其實社福界一直關注食物援助的資源及服務問題,除了政府應考慮增撥資源支持配套服務之­外,還有如何與其他界別合作協助特定社群、支援長期貧困人士,以至發展社區互助等。業­界會繼續探討服務的發展方向。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