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Albert要出國一個月,今天晚上特意抽空陪我晚飯。
 
我們都很喜歡吃煲仔飯,常常去廟街附近的某地道餐廳吃那裡拿手的煲仔飯,這刻心血來潮,也不顧炎炎夏日汗流夾背的悶熱,特意前往。
要是在從前他要公幹多久也好,人還未出國,還坐在我對面正在吃飯也好,我的心已經無比掛念;可是到了今天,我已經適應了,甚至有點期待這種假期,給我緩衝一下混亂的思緒。
 
他的心情似乎不錯,還問我這個「假期」打算怎樣過。
 
「放假嘛…去約會其他男孩也不錯哦!」他用調皮的語氣,開玩笑的神情跟我說,我當然立刻搖頭,推說沒這種心情。
「真的,結識一下別的男生沒壞。說不準有人能給妳幸福,能承諾妳去建立家庭。」他換上比較認真的語氣,嘗試說服我。
「你不想愛我,也用不著把我丟給別人!」我心頭一揪,反應異常劇烈。
 
「不,別誤會。我愛妳,才認真地想著應否放過妳。我知道妳想要一個家,可是我還未有這種念頭…」他提起雙手作投降狀,一臉認真又難過,似乎這肺腑之言也在他心裡糾結了很久。
 
「跟我結婚,一生一世,是這樣可怕得難以想像嗎?」淚水在眼眶翻滾著,我不可以讓他認為我在拿眼淚威脅他。我只有仰起頭,閉上眼,靜靜地藏著難過,跟他作一個罷了的手勢,微笑道︰「這建議,我會考慮一下。」
 
曾經,他說過跟我一直走下去,卻從沒有想過屬於我們的未來。在他沒打算結婚的時候,我需要一個家;到他想要的時候,可能我已經走遠了。那時候,任何一個女人走近他,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聽到來自他口中的那句「我願意」。我呢,注定成了提醒他要結婚的人,僅此而已。
 
這世界有兩種奇妙的東西叫「時間」和「緣份」。緣份安排了我們相遇,卻要我們在時間裡錯失彼此。
 
相片由作者提供

Credit

編輯:陳糖/Eva

此文章之主持/專欄作家介紹:Yicca
《餐桌上的故事》-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跟你們一樣,甜過苦過愛過恨過,如果愛是一門學科,我可以做研究生。 我是一個編劇。 我最佳的代表作,是堅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是留愚。 請在我的文字裡找我。 www.facebook.com/foodstoriesbysillyfish

版權所有©2013 創動力媒體 Dynamix